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数据打架蓝山科技“牵连”两家上市公司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1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记者高伟)近日,证监会宣布对北京蓝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830815,下称“蓝山科技”)立案调查,后者在申请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并在精选层挂牌过程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记者进一步了解到,蓝山科技2017至2019年3年间披露的重要销售和采购数据,亦与其他两家上市公司“打架”。

  2017年蓝山科技第五大客户为华宇金信(北京)软件有限公司,对其销售金额为4615.78万元。目前华宇金信由A股上市公司北京华宇软件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根据华宇软件公告的采购规模,蓝山科技应跻身其主要供应商名单。

  华宇软件2017年年报显示,其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航天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联强国际贸易(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利亚德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捷视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京华兴宏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没有蓝山科技。其向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仅有3099.67万元,远低于蓝山科技年报披露的销售金额4615.78万元。两家公告数据,谁对谁错?

  蓝山科技的数字“打架”,类似的情形还发生在2018年和2019年年报中。2018年北京佳讯飞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进入了蓝山科技前五大供应商名单,蓝山科技对其采购金额大约为1.03亿元。但记者翻阅佳讯飞鸿的财报,却查到不一样的结果。据佳讯飞鸿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186.57万元、4937.46万元、4466.95万元、4362.83万元和4115.64万元,与蓝山科技所披露信息不符。

  此外,2019年蓝山科技年报公告向佳讯飞鸿及关联方采购金额约1.2亿元,而佳讯飞鸿2019年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52亿元、8892万元、7043.52万元、6753.48万元和6519.84万元。当期佳讯飞鸿关联方进入了蓝山科技的供应商名单,但蓝山科技对佳讯飞鸿的当期采购金额究竟是多少?对于上述疑问,记者向佳讯飞鸿发出采访函询问,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10月27日以来,蓝山科技发布多份公告,宣布公司管理层大量离职、公司及子公司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其主营业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均属于停顿状态。记者还注意到,蓝山科技实控人谭澍所控股的上海元泉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易兑外币兑换有限公司似乎也“人去楼空”。

  上海元泉曾多次为蓝山科技贷款提供反担保,今年9月30日连同蓝山科技一起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列入了“被执行人”名单。在此之前,上海元泉曾多次将其所持有的上海易兑股权质押给北京中关村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和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目前这些股份已经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