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这个大湖如此多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5  

  金秋十月,青海湖万顷碧波荡漾,天高云淡,湖天相接—作为中国最大咸水湖,青海湖一直是游客眼中浪漫与壮阔的化身,是长假出行的人们心之所向的“诗与远方”。

  从地图上看,青海版图像一只兔子,而蓝宝石般的青海湖恰似玉兔的眼睛。怀抱近4600平方公里的浩瀚烟波,青海湖比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太湖还要大一倍,它的辽阔超乎想象。

  然而,大湖之“大”绝不仅限于辽阔,曾面临资源枯竭、面积缩小、生态退化,而如今重现静好,“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在多年修复保护中完成“蝶变”,向世人展示着她的丰富“大美”与和谐“大爱”。

  青海湖的“性情”因四时而异:秋日的辽远恬淡正当时,水鸟的嬉戏与人群的喧嚣都渐行渐远,大湖打着瞌睡,预备着冬日的寂静冰封;而来年春日,冰消雪融,暖橙色的夕阳给湖面“镀”上温柔滤镜;到了盛夏,湖水则湛蓝无边,呼吸,仿佛能将一“朵朵”蓝吸入肺中;伸手,仿佛可以拥抱一夏天的风。

  大自然在这里打翻调色盘,青海湖的“撞色”层次丰富,“无缝拼接”中又不乏活泼生气:天蓝与水蓝渐次递进,白云“无心出岫”,悠悠荡荡;风从祁连山吹来,辽阔草原翻卷着柔软的绿意,星星点点的牛羊四散,好似珍珠;黄灿灿的油菜花尽染山野,与湖蓝相衬,置身其中,豁然开朗……

  除了变化不定的“性情”,青海湖还有很多张面孔: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眼中“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诗人海子笔下“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浪漫而富有想象力;岸边,金银滩草原上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诞生了中国第一颗、氢弹;早已淹没在湖水之下的中国首个鱼雷试验基地,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大湖深藏功与名的过往;依傍湖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车轮飞驰而过,吸引全国、全世界的运动爱好者来此,开启“速度与激情”的梦之旅。

  尽管每天吸引成千上万天南地北的游客,但大湖的真正“主角”并不属于人群,而是长久以来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们。

  初夏,青海湖周边各大淡水河河口处湟鱼逐渐聚拢,它们成群结队逆流而上,向着产卵地进发。为了保护湟鱼洄游,青海官方拆除拦河大坝,修建阶梯式洄游通道,帮助鱼妈妈们顺利上溯产卵。河道上空,棕头鸥、渔鸥翱翔盘旋,不时俯冲向波光粼粼的河面。

  何玉邦和孙建青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了十几年,每年2月起,他们会对环湖周边鸟岛、海心山等24个鸟类栖息地、15个普氏原羚种群区域每月巡护监测一次,夏季还会对湿地、物种、植被等进行综合考察调研。

  谈及多年来与水鸟、普氏原羚相处的感受,二人觉得有句话最贴切:“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候鸟孵化季,我们提前在栖息地布设探头,通过视频监控鸟类孵化、破壳的时间,”何玉邦介绍,有时,他们会根据环境变化做些必要干预,“随着暖湿化趋势,从前的沙地长出了草,但斑头雁、棕头鸥都喜欢在沙地筑巢,沙子是它们的‘席梦思床垫’,”他笑着比喻,“所以,我们会提前除草。”

  “我们通过监测掌握普氏原羚的生活习性、种群数量变化,但会避开发情期、产羔季,就是为了不打扰它们,”何玉邦说,“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户拆除了自家的围栏刺丝,我们还人工打井、修饮水池,方便它们的栖息和迁徙。”

  孙建青介绍,这些年随着普氏原羚数量上涨、栖息地扩张,逐渐与周边人类的生活区域交叠,有时会与家养牲畜抢食。

  “越来越多牧民自愿减少养殖,保障普氏原羚的草场。”他说,“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争取资金给老百姓补饲,未来国家公园建成后,将从机制上进行规划、按市场价核算补偿,保障牧民的利益。”

  此外,青海三级检察机关还建立首个普氏原羚保护通道,避免因国道横穿栖息地而发生的车辆碰撞致普氏原羚死亡事件。

  “游客在公路边看到普氏原羚,都拿出手机拍照,但对我们来说,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它或者离它很近,只要通过技术监测知道它们在自己的天地中很自由,就可以了,”孙建青说,“喜欢而不干扰,对野生动物来说,最好的亲近方式,是远离。”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测结果,普氏原羚种群数量14年间增长约9倍,目前年均种群数量稳定在2700余只。

  同时,青海湖的水鸟总体数量已达40余万只,鸟类由1996年的164种增至目前225种,青海湖成为中国候鸟种群最为集中的栖息繁殖地,并作为中亚、东亚两条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点、重要停歇地与中转站。

  除野生动物外,环湖地区植被覆盖度逐年提升,沙地、裸地、盐碱化土地减少,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能力增强,湿地、草原、森林、荒漠生态系统功能显著改善,多年来持续实施的封育、禁牧轮牧、退耕还林还草、水环境治理等综合性生态修复措施成效明显。

  “从前,鸟岛附近的旅游公路、科研监测码头、停车场,如今都‘消失’在水下;”“小时候,湖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崖下,此后多年间慢慢退去,现在又重新漫过山脚…”目睹青海湖不断“长大”“长高”,何玉邦和孙建青都有种“大湖归来”的感觉。

  据统计,15年来青海湖水位上升3.65米,水体面积增加344.31平方公里,湖泊水域面积恢复至20世纪60年代水平。

  未来,将进一步巩固青海湖生态旅游品牌,完善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在环湖自驾游、骑行游、徒步游以及湖泊草原观光、观鸟观鱼、民俗文化风情等活动基础上,综合利用巨大水体衍生出的生态资源禀赋,将自然教育、生态研学与旅游深度融合。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山青草绿…中国最大咸水湖的辽阔不止水域,还有包罗万象的胸襟。在这片万物和谐的天地,青海湖用自己的“成长”阐释自然的“大美”与“大爱”,也向世人传递着尊重、平衡、共生的启示。(作者:潘雨洁)

  农村人居环境宣传系列动画(十)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共建共享美丽宜居乡村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细则对于互联网诊疗的收费范围、定价未做要求,这意味着监管细则将定价权交给了提供互联网诊疗服务的机构。

  11月15日,中建三局二公司工人在湖北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建设现场近500米的高空施工。

  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从1995年的348.69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2.44万亿元,研发人员全时当量从1995年的75.17万人年增长到2020年的509.19万人年……

  今年冬天,“暖核一号”在山东省海阳市提前6天投运,供暖面积覆盖全城区、惠及20万居民。

  1960年秋,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改良和试验之后,他们得到了一根纯度达到7个9(即99.99999%)的硅单晶,这也是我国第一根区熔高纯度的硅单晶。

  大量理论预测暗物质与原子核会发生极微弱的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相当于在原子核自旋上施加一个微小磁场——“赝磁场”。

  船舶如果想长距离航行,港口必须为其配备电池充电器,因此,仍亟待解决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面临的挑战。

  美国纽约卡里生态系统研究所科学家近日开发出一款人工智能工具,对5400种哺乳动物进行了分析,以预测哪些最有可能传播新冠病毒。

  科学家“修正”了气候变化模型,以预测未来的排放。这个前瞻性建模方法与传统“倒序”设想不同,后者聚焦于预先规定的气候目标并描述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由于HIV-1衣壳的亚稳态特性,分离出适合于高分辨率结构分析的完整天然衣壳的数量和浓度,一直具有挑战性。

  “目前,张家口赛区竞赛场馆用于造雪的非传统水源用水量占造雪总用水量的比例不低于50%,用于冲厕的非传统水源用水量占冲厕总用水量的比例不低于80%,水资源管控水平达到了先进水平。

  近日,科技部发布了关于批准建设“甘肃甘南草原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等69个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的通知。

  2018年以来,宁波高新区依托宁波软件园,大力培育发展工业互联网产业,产业集群规模持续扩大,已集聚了一批全国软件百强企业。

  巡天是一项特别耗时、需要耐心的工作。”杨戟举例,如光学波段的巡天观测,主要是观测恒星和星系;而“银河画卷”的毫米波波段巡天,则是观测星际分子云。

  一次非常接近全食的月偏食和一次日全食分别于11月19日和12月4日震撼登场。一年当中日、月食最多共可发生7次:其中一种为5次日食和2次月食,如1935年;另一种为4次日食和3次月食,如1982年。

  近期,一篇发表在《自然通讯·地球与环境》上的文章提出,中国要探测的2016 HO3小行星可能是一块来自月球的岩石。

  碳市场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真实准确的碳排放数据是前提和基础,合理有效的碳价格是重要目标任务。

  张宇带领的图计算团队经过长年深入研究,在图计算加速器和图计算系统软件的多个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

  在人们完成接种登记手续后,Cobi会拿起一个装有药剂的小瓶,并使用其激光雷达传感器识别患者的身体。在接种疫苗时,很多人害怕针头,这可能引起头痛,甚至使他们感到恐惧。

  过去十年,国防科技大学电子科学学院副研究员李清江的科研工作就围着“忆阻器”转。